关灯
护眼
字体:

576:刺青可待:妈咪,你不会悄悄走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576:刺青可待:妈咪,你不会悄悄走吧

    昏睡那么久,刚醒,手有些不得劲,姿势又不太好,还被呛到。

    没别人在这里,阿雅听他低声咳嗽,只得把目光扭回来,微微俯身,纤臂探到他的硬沉的肩胛,灼热的温度,浴袍是湿的,贴着她的皮肤。

    她……不适应得很。

    用另一只手给他掂了掂杯子。

    席城就着角度,慢吞吞地喝水。

    咕咚,咕咚,阿雅的目光没处放,不是他溶黑的发鬓就是他匀速滑动的喉结。

    他的喉结,线条比一般人更锐化,明显。

    以前,被他半哄半欺着,总让亲这里……

    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颊畔闪过了一丝烫,她落眼。

    一杯见底,阿雅接过杯子。

    他却慢悠悠地看了过来,精神不济,轮廓便显得十分慵懒,还有些苍白,但眸色却稳稳当当,气场仍是那。

    阿雅懂了,又给他倒一杯,递过去时,拢着他后脖颈的那条手臂却撤了回来,她低眉轻声道:“小舒,帮爸爸喝水,妈妈手痛了。”

    席嘉舒亮炯炯的眼睛瞧了眼爹地,又看了下甩摊子的妈咪。

    走过来了。

    伸出了小手,却被男人修长的手抵开,他自己一口喝光。

    席嘉舒扁扁嘴,接过杯子放到一边。

    他抿着霜白的薄唇,朝女人的方向睨了一眼,话对着儿子问的,“你叫来的?”

    阿雅看着墙壁,刚想点头,小呆瓜猛猛地摇头,一小屁股坐到爹地身边,“不是啊,妈咪是担心爹地你,来看你,照顾你的!”

    “席嘉舒。”阿雅扶额。

    男人五官淡漠,神色不明地没有开腔。

    席嘉舒继续自顾自:“爹地啊,你别再任性了,都辛苦妈咪一个晚上了。”

    阿雅无语,看着老老实实天天真真的,这张小嘴关键时候可是会给她找事了。

    她绕过床尾,去沙发上拿了外套,低敛着眼睫,“小舒,爸爸醒了,你也别担心了,那妈妈就先走了。”

    “妈咪!”小家伙腾地站起来。

    “别呀,妈咪,爹地刚刚醒来啊,有可能还会晕过去啊……”着急的,小手赶紧推了推那毫无动静的男人。

    阿雅目不转睛,径直走向门口。

    “天还没亮。”沙哑低沉的男声。

    她脚一顿,脸上难免有些烧红,只顾着走,都没看时间。

    低头觑了眼手表,凌晨四点过半,拂晓可能还没来。

    儿子噔噔噔跑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腿,“对呀,天还有没有亮,女孩子走夜路恐怖!……哎哟,我头痛了,一定是照顾爹地了一晚上我也生病了,妈咪,你不能不管我就这么走了!”

    “……”

    之前唬了那么多次,非要跟着陪着。

    阿雅没发动,小家伙抱得死紧,真是了。

    “送你回房间,妈妈给你敷敷水,好好睡一觉。”

    “我们可以在爹地这里睡,沙发那么大,爹地万一有事我们可以帮忙哦。”

    阿雅的神情完全没有动静,回头掠了眼,没有细看,官方地朝儿子摇头:“爸爸需要休息,我们不可以吵他。”

    “……哦。”

    虽然不满意,小家伙还是点点脑袋,被阿雅牵着,乖乖出屋了。

    阿雅顺手带上了门,抱起儿子去了隔壁的儿童房。

    以前是她的卧室,装潢没怎么变,家具和柜子换过而已,所以看起来温馨得像小女生的房间。

    双层木床,不知道当初给儿子选床,他怎么想的,双层床看着更像儿童床吗,床头床尾都镶着木栏,安全倒是保障了,可上下床你容易磕碰到。

    “洗澡吗?”扒光了小家伙,阿雅问。

    “妈咪洗吗?”

    “我回家可以洗。”

    “妈咪,你都没有陪我睡过。”

    声音很委屈,那表情更孤单。

    阿雅拎着他的小衣衫,瞟了眼窗户外面,天是黑幕,这时候麻烦司机送,叨扰人。

    “妈咪,就搂着我,给我讲个故事嘛,今天不上课,我想和你在一起!”

    她忍不住蕴起嘴角的一点弧度,低头刮他的鼻子,“多大了还撒娇。上来挂住妈妈,我们去洗澡。”

    把他拎到浴室,阿雅出来给大娘打了个内线,“他醒了,衣衫都是湿的,还有六点钟要喝一次药,我在这里照顾小舒,大娘,就麻烦你了。”

    大娘点点头,一宿没睡,阿雅小姐也该休息了。

    “另外,您有没有换洗的衣衫?我和小舒在洗澡。”

    “我找找,送上来啊。”

    母子俩洗漱好,阿雅把光零零的小家伙扔去了床,“快睡!”

    “妈咪呢?”

    “洗衣服。”

    “我等妈咪!”白牛奶似的肉团子,捂着被子‘娇羞’地看着阿雅。

    “别滚来滚去,被子都要被你滚难受了。”

    “妈咪是管家婆!”

    “席嘉舒你皮厚啊?”

    敲门声来,阿雅刚好拧干裙子,甩着水珠开门。

    “阿雅小姐,我没新衫啊,席先生倒是有全新的衬衫。”

    “您的旧衣服也行。”

    “那怎么行,我老人家汗味冲冲的,席先生这衣服可长,你当裙子穿嘛!”

    阿雅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瞟了眼淡蓝色的男士衬衫,接了过来,好在裙子薄,睡一觉醒来也就干了。

    结果醒来才发现外面在下雨,裙子沉沉地飘在露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