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77:此情可待:简轩仪不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   “你……”

    阿雅料不到他突然这样。

    他自己的衬衫,他清楚构造,等阿雅发觉,想摁住时已经来不及,他手在里,一下覆住,阿雅捶他的肩膀,该死的混蛋,是喝醉了!

    他却低声说,“昨晚你不都让儿子胡来了。”

    阿雅砸他的头,气的。是一回事吗!这个王八蛋,她羞恼不已,唇上一刺,他给下了重手,狠狠地啃,逼出了她的眼泪,阿雅双手揪住他的头发,往后扯,他自己知道理亏,手臂收力,铜墙铁壁一样箍住了她,往她怀里一埋,轻声说,“我知道不该这样,你好好的人,去跟轩仪,可我……”

    他控制不住。

    他舔了下薄唇,深吐呼吸,手已经四下拔扯,眼角发灼,低低道:“给了吧,最后一次。”

    阿雅沁着泪朦胧的眼,怔怔地一顿。

    他在她衣服上叹着气,重复那句,最后一次。

    好似急急的乞求,却有说不出的滋味,阿雅扬起脖颈,双手被他控制住,他的另一只手不遗余力忙活着,才知道她穿了袜子,低低咒了一声,劈手一撕,解了皮带,他闭着眼睛将脸摁在她的颈子里,一气呵成。

    阿雅眉头紧皱,望着天花板,视线逐渐地晃动起来,她抓着他的头发,无力下滑,又紧紧扣着他的后颈,茫茫目目,风浪沉浮,她只是想起刚才和小舒做饼好饼干,一起去厨房,烘焙,等待时大娘走近来,打开冰箱拿食材,她不过扭头一看,看到了一个竹编的小篮子。

    她的视线定得太久,迟迟不能走近,大娘发觉了,瞧她怔然的脸,轻声叹息着说,“是杨梅,五月席先生买来的,可家里没人吃,我一口牙松落落的,小少爷也不能让他吃,就这么放着快两个月了,大个的乌梅,挺新鲜耐受的,还没坏。”

    她死死的站着。

    “席先生这四年,每到季节都要买一篮子,他说是习惯,可阿雅小姐,我却觉得,睹物思人。席先生这样的人,什么都藏得深……”

    阿雅不肯再听,一直屏住呼吸,害怕气息一落忽然鼻尖酸楚。

    最后,她还是取了一口,冰成渣了,放进嘴里,等那冰渣漫漫花开,酸酸的汁沁着味觉细胞。

    其实生了小舒后,体质变化,她也不能吃酸了。

    现在,这一边牙都是麻木的。

    刚才他亲下来,有短暂的停顿,他也尝到了酸甜的味道。

    记忆如同潮水,缠/绵的爱,剜心的恨,萦绕在两人口中的酸。

    那一瞬间,阿雅就心软了,魔怔了,她的手穿过他的发丛,什么样的脾气什么样的头发,扎着她的掌心,有些痒,有点微微的疼,那疼感又或许是他突然冲闯带来的,她闭着眼睛,眼缝间密密麻麻的那些泪珠。

    她说不好自己是怎么个打算,也跟着他醉了吗?

    她不是软弱的女人,她下了的决定,她一定执行。

    所以这场混乱,她头疼得不想去思考。

    浑浑噩噩,从躺椅到屋中,再到墙壁,他高大如树,衬得她娇小不能,这会儿子他的力气和精神倒是足足。

    阿雅恨透自己,嗡嗡地出不了声。

    ……**……

    席嘉舒责怪自己,在楼下哭得太累了,不小心就被阿嫂哄着睡着了。

    这一觉醒来,太阳公公都下山了!

    他蹬起小腿就去找妈咪!

    可是露台上妈咪的裙子不见了。

    光着小脚丫就冲到了爹地的房门前,虽然是紧闭的,但他还是踮起脚旋开了门。

    “爹地?”小声地喊了喊,探头进去。

    屋子里没开灯,呼吸的空气里温度有点高,半扇窗帘开着,透进来几道火烧的傍晚云。

    席嘉舒看清楚了,只有爹地一个人,衣衫半敞地靠在床头,曲起一腿,手臂搭在膝盖上,另一手夹着根烟,玩着,却没点燃。

    “爹地,你又发烧了吗?”因为空气的温度有点高,有些浑浊,不知是什么味,好像还有妈咪的香气。

    “妈咪来过这里吗?”

    男人瞥来一眼,淡淡地指了指:“过来,把酒瓶子扶起来。”

    小呆瓜老老实实走过去,两只小手扶起了酒瓶子,近看老爸,才发现老爸石头块一样的胸膛上面淌着汗,还没干。

    “爹地,你是不是难受?”

    他闻言,出神望着沙发上女士包包的视线,落了回来,长指玩转着香烟,轻吁一笑,淡淡敛了眉眼,“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好累的样子啊!”

    他看着天真的儿子,粗粝的手掌抹过皱痕难平的眉宇间,低声重复,“爸爸是很难受。”

    “妈咪呢?”

    “她走了。”

    席嘉舒抿紧了小嘴巴,软软的靠在床边上,颓废地伸出两条小短腿,白晃晃的脚丫子,低垂的小脑袋,跟床头的人一样,各自有各自的心事。

    ……**……

    阿雅那天走的时候带走了冰箱里那篮子杨梅。

    她满身怒气,全冲着自己,也冲着这篮子杨梅,想半路上狠狠地扔掉的。

    但结果是,到了山下,还拎上了公交车,又拎回了家。

    走出那间卧室时,他靠着墙,深呼吸,蹙眉在系皮带,光着的上身汗珠淬着汗毛,肌理遒劲,杂着红印。

    他低声说了句,对不住。

    阿雅没听过比那更讽刺的话。

    当时就把手里的包朝他的脸死死摔了过去。

    他没躲。

    混账样。

    阿雅撑着,利索地跑下楼,拿了那篮子杨梅,大娘叫她都没应,冷冷地走了出去。

    她明白他那句对不住的意思,那就是他喝酒了,一时冲劲儿干了混蛋事的意思!

    这一次了结,他顺心了,她就滚到简轩仪那边去。

    真是混蛋。

    无耻。

    当她什么?

    她一路上什么也没想,回到家,盯着那篮子杨梅,盯了半个晚上,后半个晚上就在吃杨梅。

    酸的牙齿疼痛难忍,酸得神经也麻木了,全部吃光。

    在家里躺了整整一天,不得不去医院找牙科。

    她是神经了,把自己往死里这么折腾。

    输了液开了药被医生骂了一通,她就醒了。

    犯得着。

    第三天清梦回来公寓,邀请她去挑婚纱摄影的照片,阿雅利索的去了。

    第四天,简轩仪约她们两个吃饭,阿雅牙疼,也还是去了。

    一周后,脸消了肿,她觉得,梓铭那边也该生完了气了,拿了专业书,买了食材,就去梓铭的公寓了。

    半路上,他的班主任来了电话。

    阿雅接起,有几分预料到,所以班主任的责难她都听着,白着脸连连点头,“是,这一周我有点事情……对不起,我会找到他。”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