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4:此情可待:我走北边,她在至南【5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44:此情可待:我走北边,她在至南【5000】

    他不停地打电话,联系交通署,稽查队,机场,港口码头,马路,一切可能把人运走的途径。

    自家帮派里的人手不够用了,所有底层的马仔们都动起来,搜集消息。

    还不够,又把警署政厅层层传递上去,整个人脉网络,能用上的都用上。

    所有电话打完,他沉重的身躯陷进椅子里,脑仁迷茫,看物不清,他觉得身体上有种肌肉细胞在缓慢分解的感觉,手指用力,抓不住东西。

    楼下飞驰而来的脚步声。

    书房门砰地一声打开。

    他缓慢抬头,“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席子琳冲进来,呼吸打钝:“我听到消息!阿雅和小舒都……我就扔下秦穆之跑回来了,怕你受不住。”

    他不想再和妹妹吵架,家里才添了一个,跑过来干什么。

    秦四爷再如何也已经转在内地z俯,过来更不适合。

    这一仗躲不过,他最烦牵扯七七八八,死伤无数。

    左龙大步走过来,他的脸色很难看,“城哥,我应该早点回小少爷身边的。”

    席城淡淡摇头,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覆在膝盖上,这时来了电话,顾成奇怒吼的声音传过来:“城哥,这哪里是随便劫走人?妈的!张家派过来劫小少爷的人马死了十个,比我们这边还多两个,他们下了狠舍得砸人!还有啊,今天差点有一出酒店爆炸案,阿雅小姐那朋友不是婚礼么,张家人是打算光天化日在酒店开火的,整个酒店全被包围了,伪装成侍应生的不知有多少,二楼三楼都埋了暗线炸弹,现在拆弹组在工作了。阿雅小姐早一步离开,倒说不好是幸运还是……”

    他漠然听着,对左龙说,“索性你没回去,你回去就是个死。张敬伟下了血本了。”

    席子琳分析,“抓阿雅母子到底是梓铭那混蛋的主意还是张敬伟那老不死的布局?我怎么觉得他们外公孙都下了局,可排场布阵却不是一个档次……”

    这都不重要了。

    现实是,儿子和女人都在对方手里。

    他抬手抵着太阳穴,谁说话也不理,静寂无声。

    等缓过胸腔那股窒息和无力,他神色冷沉如常,拿起手机攥在手中,又让左龙把能叫来的堂主们叫来,不能叫来的想办法弄个视频。

    私事只能等待,等待张敬伟来电话,等待有无可能警署那边的人先找到母子俩的蛛丝马迹。

    公事,帮派的事,现在紧锣密鼓需要他安排。

    他一个脑袋不够用,一副身体不够用,烟不离手,空洞魂魄,忙一整晚。

    时间越过,他的脸色越不好,寒恻中透着一层霜白。

    张敬伟足足吊了他十七个小时,第二日下午时分,才悠悠缓缓把电话打来。

    这个老头十年前心脏就不好,十年后仍然没死,药物拖着,好似成了怪精。

    他想得越发好笑,抽烟不断后的嗓音十分沉哑:“岳丈,只顾着喘气做什么,有话就说,阿城能办到到一定办到。”

    “我为了抢你两条命/根,我损兵折将不知多少,你那妹夫骁勇无敌啊,现时这外头的一仗,我张家又败。”

    顾成奇立刻递过来消息屏:南边的地下仓库,货保住了,张家死了七个,我们这边没伤亡,秦四爷正带着人往回赶,支援黄志山堂主那边去了。

    他了然,手指擦了下眉峰,低笑道:“岳丈,我懂你意思么,用整个席家产业换回我儿子和女人,行不行?”

    “哈哈……”张敬伟的笑声透过话筒,变成了一种极缓慢又极为夸张地鬼咽。

    等他笑够,旁边的医生在给他输氧,他怏怏自得,“阿城啊,你最精啦,买卖不划算还叫买卖?产业掠夺过来就好,命呢,是用来还的。”

    他微一眯眼,狭长的眸底,浅冰深刃,唯有笑意不退,淡淡的样子。

    “我知你警署政厅甚至飞虎特警都上上下下打点过了,你如一只急在热锅上的蚂蚁,那我也有不少警署里的上层啊,他们来告诉你,你走投无路了!那你知道咯,现在你我打得不可开交,警署那帮滑头仔,能帮你尽心尽力几分去找人?”

    “何况,我花尽力气劫来的人,你就是封闭了整个城市,你找得到?”

    “我儿子,我女人,现在在哪里?”

    又是一阵苍老如毒的笑声,张敬伟心情不得不说好到极致,“十七个小时,你清楚的,早出了香港了,不知走了多远了!”

    席子琳望着他,他形容似乎感冒的症状,额面铁青,密层的汗珠。

    他不说话了,身躯靠着桌沿,呼吸一声一声,很慢。

    张敬伟也不废话,“一个走北,至北,一个走南,至南。反向而行,可阿城,你只有一个啊,怎么办啊,要儿子还是要心爱的女人?”

    “我艹你个老不死……”席子琳突地冲上来,被他一记眼神凌住。

    他低声开口:“条件。”

    “你选一个嘛,只身一人,允许你带充足的武器,这是你的游戏。你,和万人沿途虐/杀你的游戏。”

    席子琳脸色煞白:“哥……”

    “好。”没有多余的一个字,挂断。

    “哥!”席子琳怒目圆睁,面孔青白:“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死亡之路,你再神你只有一个人,你是血肉之躯,他准备今天不知道准备几年了,他安排了多少杀手你知道吗?你又有多少仇家,你知道吗!!一旦出了香港,出了势力范围,全世界有多少人盯着你……他要为女报仇,他找到了最可行也最能成功的方式,用所有的剑来杀你,杀你!”

    他不予理会,兀自抬头,“阿龙,想办法联系轩仪,走之前我要见他一面。”

    “子琳,最好的装备,给我准备一套。”

    “我和秦穆之要跟你去!”

    他神色定然。

    席子琳走上前,他便一掌掴下来,脆响如雷,一室的人纷纷怔住。

    “你想害死小舒还是阿雅?”他笑问。

    席子琳气极,“别用反话激我,我是你养大!生死同命,我他妈绝对不放你!”

    “你家两个小的怎么办?”

    她目光一闪,“还有秦穆之!再不还有一家老人,总之哥,你别想撇下所有人!”

    “我料到张敬伟会有此招。”他沉落一口气,似没了精神,懒懒扯笑,“进了洪门,发过三十六誓,时时刻刻准备丧命,欠那么多,造孽无数,手中亡魂何止过千,该还了。从前我发梦,总梦见自己一朝沉落,死在九龙乱寨,敌人数百,我逃脱不能,手筋脚筋均被挑断,最后,一个三岁小儿举枪也能结果了我性命。放心,我九条命,撑也会撑到张敬伟觉得差不多,他的意思无非是让我被万人杀,消他亡女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