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3.第483章 不是你,是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十四叔的到来,解开我当年许多疑惑,犹记得那年在船上被容朔袭击前,我们曾遭来路不明的人打劫,五哥当时的反应很奇怪,如今想起来他问我有没有喝那碗鸡汤的事,才发现自己多少是敏锐的。

    十四叔说,那群人本是他安排的,五哥也知道这件事,因怕吓着我,所以会在当夜给我下药让我昏睡,谁知道阴差阳错我没喝下那放了药的鸡汤,便亲眼见证了“那一场戏”。

    所以犹如天降的柯里颀,也对我隐瞒了真相,他只告诉我自己是被十四叔派来秘密跟随保护我和五哥,却没说他也是这场戏里的人。

    只是戏里的人都没有料到,他们的戏码散场后,还会在船上发生那一幕。十四叔说,当时他那样做,只是想看看父皇的反应,但没想到父皇将此事垂问诸子,泓昶便举荐了他的表兄容朔剿匪,于是有了后来的事。

    此刻将十四叔和容朔的话连起来,当初遇袭的谜团就全解开了,而泓昶那孩子,或者说是容栗阳,他们要我和五哥的性命,五哥可能也是因我而受牵连,经历了那一场劫难,我才知道自己的存在,不仅被父母兄弟爱之甚,也被人恨之极。

    可笑的是,我还一心一意想要保护那个对我动杀念的人,对每一个人说:“他是我的弟弟。”

    “公主。”小宫女突然叫我,怯怯地说,“这条路往书房的,回符望阁不从这里走。”

    我停下来望前方,不禁苦笑,怎么来了这地方。

    “那就去看看泓曦吧。”我随口应了,继续往前走。

    被打断的思绪也继续,十四叔说我毁了那两封信不要紧,他会把母后的嘱托记在心里。我问他为何带五千兵马入京,他笑笑说,这五千精兵是用来扩充羽林军的,临别时更轻拍我的肩胛道:“泓昶不会有事,泓曦也不会有事,你这小丫头,就不要操心了。”

    我问他是否能对父皇提母后密信之事,十四叔亦轻松地笑曰:“对于你父皇而言,提不提都无所谓。虽然皇兄钟爱你的母妃,可他对皇嫂的信任,从不亚于你的母亲。”

    话既如此,我心里便笃定,父皇若不相问,此事我再不会提。

    行至书房,恰见泓曦出来,他一身褐红的长衫,步履轻松,神情愉悦,可一见我却突然变了神色,似乎有些尴尬。

    我迎上前问:“怎么,瞧见你姐姐就那么不开心?”

    他笑道:“有些惊讶罢了,以为姐姐还在病中。”

    “既不知我回来了,那十四叔进宫,你也不知道?”

    泓曦更讶异,反问我:“只说要进京,竟这么快就到了?现在十四叔还在吗?”

    我蹙眉道:“你这样不知窗外事,才是我一直以来以为你该有的模样,可事实上泓曦你知道很多事。”

    见我突然这么说,他亦严肃起来,只是没有接我的话。

    “你们退下,我和泓曦说会儿话。”屏退随行的人,我和他在不远处的亭台坐下。

    “二姐,有事不如回符望阁再说,外头凉,你病才好。”泓曦见我径直往石凳子上坐,忍不住出言关切。

    我言说没事,反问他:“方才你遇见什么好事了,看起来那么高兴。”

    他面色更严肃,似不愿回答。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我平和地看着他,示意他坐下。

    泓曦却仍固执地站着,眼眉间透着十分的不情愿,可他也从来不曾忤逆过我的意思,半晌终是开口道:“找到了福山纵火之人的罪证。”

    我心头一颤,问他:“是泓昶?”

    “是。”

    “然后呢?”

    “这罪证,将来有用。”

    我闻言眼泪打转,压抑心痛道:“将来?你是说有一天泓昶会像我们那些皇叔伯们一样,被列出一条条罪状,或死或贬或流放?”

    泓曦没再说话,我知道姐弟俩之间的尴尬不在于有了泓昶他们纵火的证据,而在于刚才我看到他欣喜的神情。

    从来都说我像父皇,泓曦像母妃,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泓曦才真正遗传了父皇的一切,更遗传了帝王的品格。

    只有把江山皇权看得最重的人,才会因为握到骨肉兄弟纵恶的把柄后,露出这样的欣喜之****,和泓昶比起来,我亲弟弟手腕之狠,丝毫不亚于他。我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对泓曦说那些话,身为母亲,她真正了解自己的儿子。

    我知道,泓曦势必要扼住泓昶,连父皇母妃都默许他的行为,我还有什么可说?但母妃所说的,她和父皇要做的事,又是什么?是杀,还是护?

    “二姐,不要怪我,并非我淡漠亲情。”泓曦沉沉地说出这些话,他终究还是在乎很多人很多事,“如果他不做这些事,我也不能凭空捏造,不是我想害他,我只是……”

    我起身来,仍需仰面看他,“我不怪你,母妃和父皇都不怪你,我又有什么资格怪你。我只是心寒,我们一起长大,如今仍一起住在宫里,世人眼里看着和睦友爱的兄弟姊妹,实际却明争暗斗,甚至以性命相搏。我反省为什么自己要被卷入这一切事件里,心想是不是当年若没有自私地离宫,哄得母后高兴,她如今若还健在,一切就不会发生。泓曦你告诉姐姐,其实一切,还是因为我,对不对?”

    泓曦的沉默让我很无奈,我不晓得他是厌恶我的懦弱无能,还是因为再一次不能对我说什么。曾经的劫杀可以是假的,柯里颀也能隐瞒我许多事,容朔那些善意的谎言也一度让我深信不疑。这个世界到底谁是真,谁是假,我又有多少精力去分别哪些是善意,哪些是恶意?难怪明源曾对香客说:何必去看透这个世界?何必去弄明白每一件事?糊糊涂涂一辈子,未尝不好。

    “泓曦。”我将手心贴上弟弟的脸颊,含泪道,“五哥的事你知道吧,十四叔曾经和父皇水火不容的那一段你也听说过,父皇是怎么做的,用怎样的心胸去包容的,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