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4|番外?魏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住魏氏的手,“我说过,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不管当初你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拉倒的南阳侯,扶持了萧安掌控三关,又步步筹谋由着她当了太子妃,到如今插手朝政要双圣临朝。

    也不管你当初把小郡主要到三关目的为何,如今把她放回京城又图谋的什么,甚至日后有多少腥风血雨。

    他都愿意与她共进退的。

    魏氏对着柳贞一笑,“我知道。”

    从一开始算计着与南阳侯和离之时,她就知道。

    知道她想要走的路,她想要与人分享的一切,不计好坏,都会与这个人相关。

    不用坦诚,也不用隐瞒,魏氏随口而道:“我只是想让天下女人有一条更好的路走。”

    不是到了年纪就必须嫁人,不是被夫家欺辱就必须忍耐,不是没有孩子就空活一生。

    她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世人,女人没有男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如六关常凤。女人也能坐在那高高的位置上与帝王共享这江山,不是当个只管着后宫的皇后,如萧安。

    后十日,三六两关兵马结集,压逼朝廷。

    双圣临朝之争,终究以朝臣的示弱落幕,萧安安安稳稳的坐在了龙椅上。

    当初他们难以忍受撵走了与他们站在一起的萧安,如今就得加倍的忍耐坐在他们之上的萧安。

    而此时的萧安,自然不是当初那般可轻易算计的人,且还会随着时日而更加难以撼动。

    随后再有林氏几经波折得任总商部尚书,各处商铺管事者中女子达四成,进商铺做事的女子也达一半,这二十年来魏氏与林氏教导出的女子终有归处。

    而景王妃与锦绣郡主得帝后密旨,借出京散心为由,暗自巡查各省道朝廷管辖产业,终究得以出京。

    魏氏远在三关,收着从四处而来的消息,与柳贞道:“如今,也该愁东宫之事了。”

    萧安至今未曾生育,当初还在东宫之时,就有朝臣上书东宫应当延绵子嗣为重,只是一直被先帝和当今含混了过去。

    如今新帝登基,子嗣关系着江山稳固与否,此事就再含糊不得。

    本之前新帝登基后就有朝臣趁着双圣临朝之事上书新帝选秀以免皇室血脉孤零,只是新帝借口与先帝守孝退却了。

    如今三年之期已过,只怕有人又动了心了。

    毕竟若能有女子进宫,诞下一子,那必然就是太子,这一位太子许比如今才登基三年的新帝与新后要好掌控得多。

    柳贞摸着胡子道:“这也要看陛下的态度了。”

    若是当今执意不要,谁又能如何,不说是不答应选秀,就算是选秀了,谁又逼得了皇帝去睡谁?

    若是皇帝有此意,怕是谁也拦不住,让皇帝绝嗣的话,天下谁也不敢说出口。

    魏氏垂眼敲打着桌面,其实到现在才是真正看当今是否真心待皇后之时。

    幸而,新帝待皇后依旧信守承诺,在朝臣们还没来得及开口之前,便将宗室年轻的孩子召进东宫,着大儒教导。其中意味,十分明显。

    然此事也有不好之处,柳贞便道:“全养在东宫,只怕日后有大患。”

    魏氏倒是看得开,“无非是为了堵他们的嘴罢了,住在东宫里的,也未必会是太子。”

    柳贞道:“只怕最后请神容易送神难,臣子们非要闹着要在里面找一个。”要换别的人恐怕就不行了。

    魏氏看向柳贞,柳贞也看着魏氏,眼神清亮,他知道她们想做什么,他一直都知道。

    魏氏会心一笑,“路都是走出来的,不试一试谁知道?”

    柳贞颔首,握住魏氏的手,也笑着道:“是啊,就像当初谁能想到,我们会有如此缘分,得共度此生?”

    此生有幸得一人,已是上天眷顾。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