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总裁我Hold不住了!_分节阅读_32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让他有事啊!”

    辛辛苦苦地找到了他,却让他就这样死了?那之前的辛苦都是为了什么?

    萌萌都急坏了,却不见小白有任何动静。

    宁宁似乎开始明白这个孩子才是老大,于是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加重威胁的口吻:“让我见他。”

    小白疑似发了个单音,却不是同意的意思,而是酷酷地站在他面前,嘴角勾起一抹让人打冷颤的微笑:“看我做什么,割啊,我妈咪要阻止你,我又没有要拦你的意思。”

    宁宁忽然顿住,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孩子究竟在想什么。

    “怎么?怕了?不敢?不敢说一声,我可以替你割。我对你的想法就如你此刻对我的想法一样——毫无关系的路人。不好意思,你的死活无法左右我,你是死是活都好,与我无关,或者用另一种说法来说,你死了我更开心。因为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我爹地了,圣老头他再敢动我爹地一下,我就废了他!”

    小白说得解气,萌萌却听得有些汗颜。

    “说完了,请割,速度一点,割完我好给你收尸,我就可以洗洗睡了。”

    宁宁突然动不了。

    那明明是一个巴掌大的小孩子,他为什么能这么镇定地说出这些话?

    明明,那个叫萌萌的女人,已经面色苍白如纸。

    就仿佛……他的死,真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暮之森把萌萌的手指掰开说:“我唯一确定的是……妃小白小朋友把他爹地的腹黑基因遗传得山外有山……”

    “笨蛋宁宁,别真的割了啊……”萌萌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然而,圣梓宁却不是吃素的,右手一动,刀片划过他的手腕,鲜血瞬间入柱。

    “啊宁宁!!!”萌萌吓坏了,“妈的你真割啊!圣梓鸣你他妈个混蛋!森哥你还坐着!救人啊!”

    暮之森却没动,看了小白一眼,“这个……”

    因为他也不知道小白要做什么啊!

    妃小白小朋友一点都不急,反而拍了拍手,赞扬他:“Perfect!你站着慢慢等血流光吧,你死了我会把你们葬在一起的,是不是觉得我很好?不用谢,下辈子报答我!”

    “……”

    谁要报答你啊臭小白!萌萌内心奔腾。

    宁宁手上的血滴在地板上,小白依然是不急,把手伸出去,“师父,手机。”

    “诶?”

    “手机!”

    “哦哦哦!”在小白面前,暮之森是一点师父的模样都没有,赶忙将手机双手奉上。

    小白打开手机,悠哉悠哉地拨通了一个号码,“圣梓鸣还在床上躺着吧?给我把他的食指剁了——”

    (#°Д°)萌萌瞪大眼。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小白不耐烦了一句:“哪来那么多废话,左手还是右手你自己不会选吗!再罗里吧嗦的我把你手剁了!”

    可想而知那边的头都快点到地上去了。

    宁宁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一半吓的一半惊的。

    他突然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小白抬头一看,圣梓宁的表情果然很精彩。于是他说道:“我说过,你想死没问题,同时我也可以一个电话就拧死他。当然,我不会这么容易就弄死他,我先剁个食指,再治他,然后再剁个中指什么的再治治,一个一个指地剁,一次一次地治,我要是不把他折磨死,还是那句话,妃小白三个字倒过来写我还同时跟你姓!”

    小白说得无比毒辣,任谁都不能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

    神奇的是,小白的话奏效了,宁宁动容:“不要。”

    “不要是么,不要你就给我乖乖的,立刻马上,到里面来坐着!”

    宁宁眉头一皱,稍有犹豫,小白就举起了手机:“动手。”

    “不要!”终于算是有了点语气,并快速地从外面走进来。

    剧情大反转,萌萌都还没反应过来。

    随即就想,小白……不愧是小白!

    宁宁走过来乖乖地在小白指着的沙发上坐下。

    “师父,你搞定。”

    小白头一别,特别欠扁。

    “我到底是你师父还是你大跟班儿啊……”说归说,暮之森还是乖乖地去给圣梓宁包扎伤口了。

    割腕大多人都没有经验,很难能控制住力度,所以伤口并不是非常深,暮之森帮他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并上药之后,便包扎好,让他别乱动。

    504 霸气外漏

    我爱言情网 更新时间:2012-12-6 8:56:23 本章字数:3267

    割腕大多人都没有经验,很难能控制住力度,所以伤口并不是非常深,暮之森帮他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并上药之后,便包扎好,让他别乱动。言唛鎷灞癹

    那边,小白自己也在替伤口做一下更好的处理,萌萌在一旁帮忙,期间不少次劝小白去正规的医院让医生看看,可小白不愿意,就要再疼一会儿。

    “妈咪,你不用担心,没事的,我的伤口我自己知道,我能把握好分寸,不会让自己的手出事的。我想再疼会儿,我们应当在错误中成长,吸取每一次错误的教训,尽量让自己以后不再犯相同的错误。”

    “小白……”

    “爹地的伤不会白受的,妈咪,妃小白以后再也没有尖锐恐惧症了,这也算是一种成长,不是吗?湮”

    萌萌欣慰,摸了摸他的脑袋笑说:“嗯,小白是最乖的。”

    “嗯嗯,”小白非常欠扁地说了一句,“妈咪是最蠢的。”

    “……妃小白!!聚”

    擦!她收回那句话!

    臭小白!

    她的家庭怎么这么不温馨!!

    在萌萌出手之前,小白早就已经跳开,轻松躲过了攻击。

    小白走过去,搬了凳子坐在圣梓宁的面前,与他齐高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