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章 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王珺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揉着太阳穴,陆缜担心地看着她:“怎么了?”

    “头,有点痛。”王珺低声回道,陆缜伸过手为她按摩着肩颈部位的关节,重复了一下杜承宇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其实你该去休息了。”

    “陆缜……”王珺此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她没有回应陆缜的关心,而是重新抓住他的衣袖,请求道,“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和你姐姐的事?”

    陆缜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

    “可以。”他很快回道,王珺有些歉然,抬头去望他的脸,却是满脸的平静。

    “她比我大五岁,是个很呱噪的女人。”就算是提到自己的亲人,陆缜依旧还是那副口吻,这却让王珺忍不住笑了一下:“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姐姐的?”

    “我没说错啊,她真的很吵。”陆缜微笑道,“天天在家里制造噪音,吉他、贝斯、打鼓,兴致来的时候还唱歌,就是不肯好好练钢琴,把母亲气得够呛。”

    王珺想起来,他好像提过,他的母亲是位钢琴家,想来也会让自己的儿女跟着学的。也难怪陆缜的钢琴弹得相当不错。

    “她唱歌真的特别难听,但是她毫无自知之明,每次都唱的特别难听,非常影响我学习。”

    王珺又忍不住说道:“你还会学习啊?”

    “我小时候可是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少年。”陆缜一本正经地说道,王珺忍俊不禁,他也笑了,“就是因为她每次吵得我没办法学习,所以之后我的成绩就下降了。再后来,我父母把我送到了国外念完了小学……”

    “你在国外念过书?”王珺感到非常意外,陆缜是真的从来没有提过这些事情,而她也头一次开始对他的家庭背景生出些好奇。

    “是啊,我一直在外面念完中学,然后有一年假期回来了,那年我15岁。”陆缜依旧保持着那种淡淡的笑容,“然后等我兴冲冲地回到家里要找姐姐的时候,他们才告诉我,她已经没了。”

    王珺一直抓着他衣袖的手忽然就松开了,她的手无力地垂下:“对不起,我……我不该让你说这些的……”

    “没什么,真的。”陆缜甚至还侧过脸去安慰了她一下,王珺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太多的情绪起伏,或许是事情过去太久了,也或者是这个人太不喜欢分享自己的情绪了。

    “他们一直瞒着我。”陆缜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变得有些低,王珺猜出了他说的“他们”应该是他的父母,但她没有打断他,而是静静地听着他说下去。

    “她在我回国之前的三个月就去世了,他们……我的父母,却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一个字。”陆缜垂下眼睑,“我知道,也看得出来他们也很痛苦,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的责问,也可能是不想影响我在国外的生活,但那时候我还是没有办法原谅他们。所以……之后我拒绝了他们要我继续出国上学的要求,然后一个人离开了那个家。”

    陆缜说到这里的时候,对着王珺笑了一下:“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王珺看着他,心中微动,是啊,那之后,就是他们共同的回忆了,只是……记忆里的三个人,现在却只剩两个人了。

    她靠过去,头挨着他的肩:“你该回去看看了,他们一定很想你。”

    “我知道。”陆缜叹气,“我之前是打算完成这张新专辑之后就回去负荆请罪的,只是没想到……”

    王珺也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她又扯扯他的衣袖:“你能不能……再多说些你姐姐的事情?我……有点……很想……”

    陆缜笑了一下,接着捏住她的手掌,略带怀念地开口道:“她很有天赋,虽然练琴常常偷懒,但她的琴还是弹得比我好,也因为这样,母亲对她充满了期待,希望有一天她能继承自己的事业。只不过……”

    “不过什么?”

    “姐姐她对成为一名钢琴家没什么兴趣,她喜欢的是摇滚,她十三岁的时候就跟几个同龄人组建了自己的乐队,乐队名字叫做‘发条橙子’。”

    “是一部电影的名字吗?”

    陆缜看着她笑着点头:“对。她自己写歌,自己填词,然后跟她的伙伴一起排练,演出,还拉着我去当过他们的观众,因为他们没有别的观众了。”

    “她写的歌一定很好听。”

    “是不错,可惜她唱的很难听。”陆缜不住地摇头,王珺没忍住白了他一眼,陆缜却不以为意地继续说:“她玩的很开心,我从来没见过她那么自在恣意的模样,至少在家里练琴的时候,是绝对看不到她那种开心的表情的。可能是被她传染了,后来我也喜欢上那种音乐了。”

    “原来如此。”王珺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产生了极大的好感,那个才华横溢、自在恣意却又过早夭折的天才少女,她是陆缜的姐姐。

    他们长得像吗?她忍不住想着。

    “后来这件事情被我们的父母知道了,他们很不高兴,尤其是母亲,她看不上流行音乐,也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去碰那些在她看来算不上艺术的东西,她更加严厉地逼着我们练琴,不过却有些适得其反,姐姐她玩乐队玩的更起劲了。”

    王珺忍不住笑,青春期那种逆反的心情她倒是没有经历过,不过大概也能想到他姐姐的心态,换成是她,被逼着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也会很不开心的。

    “姐姐太过执拗,到最后母亲也没有办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去了。”陆缜淡淡地说道,“一直在我出国之前,都是这样的,姐姐送我到机场的时候,曾经信心满满地跟我说她要继续跟母亲作斗争,之后她还要和她的乐队一起出道,去世界上每一个角落表演他们的音乐。”

    陆缜说到这里的时候微笑起来:“她说,到时候也会去我所在的国家,去我的学校,表演给我看。”

    “你姐姐对你可真好。”王珺也笑着托腮,“那你怎么说?”

    “我说,那你还是别来了,因为我真的不想听你唱歌。”陆缜笑着说了一句,王珺又忍不住要吐槽他的时候,忽然听到他低下去的声音:“结果之后,我真的再也没能听到她唱歌给我听。”

    王珺听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就红肿的眼眶又湿了起来。

    陆缜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身边的女孩子又落泪了,他颇有些无奈:“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因为你哭不出来,所以我正好替你哭一下。”王珺摸着眼泪抽噎道,陆缜又是一脸无语,但最后却伸出手把她揽进怀里,脸埋在她的肩上,轻声说道:“那真是,多谢你了。”

    “那她……”王珺迟疑了许久,但最后还是没能问出来,陆缜却是猜到了她的想法,他依旧伏在她的肩上,开口道:“她是自杀的,从十五层的楼上跳下来,那一年她20岁。”

    王珺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说起来,好像跟你差不多大,不过她学习没有你好,那个时候她还在念大学,而且成绩很危险,我父母一直很不满意……”陆缜的语气里略带嘲讽,“而且那个时候,她坐了一件让他们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王珺嗫嚅着嘴唇,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陆缜自己说出来的:“她对着我们的父母出柜了,她说她爱上了一个女孩子,一个和她一起玩乐队的女孩,我还见过,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但却能奏出最有爆发力的节奏。姐姐说过,她们是很认真地相爱,要在一起一辈子。”

    王珺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头有点晕眩,他姐姐的生命轨迹,似乎有些太过熟悉了。世界上竟有两个不曾见过面的陌生人,命运轨迹如此相似。

    “我的父母做了很多事情,说了很多话,只希望能把这个在他们看来已经变得不正常的女儿拉回正常的轨道。”陆缜的讥讽之意更甚,“但他们的方式永远都太过简单粗暴,最后姐姐她反而连家都不愿意回了。”

    “那她,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不是。”陆缜的声音又变得低沉,王珺的心也跟着一沉,然后听到他说:“是因为她爱的那个女孩最后屈服了家里的压力,出了国,离开她,所以她才寻了短见。”

    “你姐姐爱的人,她后悔吗?”

    陆缜直接就回答她了:“我不知道,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接着他又摇摇头苦笑了一下:“甚至我自己,都是在她过世之后三个月才知道的。他们……总是喜欢自作主张。”

    王珺无言,她被这个令人心痛的真相震撼着,那个女孩能够抗住所有人异样的目光,包括自己的父母,却唯独接受不了来自自己爱人的离弃。

    真是烈火一般的性格啊。

    而陆缜呢?他在十几年前就遭受过一次这样的痛苦,而在今天,记忆里的痛苦似乎重演了,这一次,换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这个人,他遭受了两回这样的打击,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吧?

    王珺忍不住拥紧了他,陆缜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靠在她的肩上。

    过了好一会儿,王珺才突然想起来:“说起来,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她啊,”陆缜依旧趴在她的肩头,声音像是从水底传来,“她叫做陆棠。”

    陆棠,陆棠,他死去的姐姐,名字叫做陆棠。

    王珺似乎明白了他乐队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了。

    海棠之岛,海棠之岛,这四个字里一定寄托着他最深的缅怀。

    “你做音乐,组乐队,是为了继承她的梦想吗?”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珺终于问出口,陆缜从她的肩上离开,他看着她摇摇头:“不只是她的,还有我自己的,而现在,”

    他往王珂所在的太平间的方向看了一眼,“还有他的。”

    王珺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潸然泪下。

    >>>

    杜承宇之后匆匆赶来的是双胞胎和陈凯莉,对于王珂的去世,悲伤自不用多说,而无论是王珺还是陆缜,都没有心力去安慰别人了。

    只是陆缜却从陈凯莉沉重的表情里看出了一点别的什么。

    “怎么了?”他私下里叫住了她,陈凯莉一怔,随后摇头:“没有,我只是还不能接受而已……”

    陆缜看了她半天,最后只是反问一般叹了口气:“是这样吗?”而后便转身走了。

    之后他们开始处理王珂的后事,公司也派了人过来,明面上是帮忙,但私底下却接触了许多家媒体,陆缜一眼留看出来了,这是想借着王珂突然逝世的事情炒热他们不久后要发行的新专辑,毕竟是他的“遗作”,这可是不小的噱头。

    王珺固执地拒绝了rca公司的人参与进王珂的后事,而陆缜及其他成员乃至陈凯莉都坚决地站在她这一边,公司也无可奈何地叫停了公关。

    只是派来的人在临走前,冷冷地瞥了一眼陆缜:“你会后悔的!”

    陆缜当时并没有想太多,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去想太多,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庄城的妻子又带着女儿来闹了一场,这一次是林亦之出面和她取谈判,之后双方协商了一个数字,庄城的妻子终于安静了。

    葬礼进行的很低调安静,但仍有不死心的记者在外围窥视,不过好歹没有让人闯到葬礼会场内。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许唐竟然也来了,葬礼的时间地点都是秘而不宣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信息的。陆缜看着他自然想起了先前他和王珂的那些纠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许唐见了他之后主动开了口,他的眼神复杂难言:“我真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

    陆缜沉默着,生死无常,又有谁能想到呢?

    许唐的表情有些落寞,他想起了先前王珂与自己的那个约定……那应该算是个约定吧,结果他现在永远都无法给自己答案了。

    关于眼前的这个人到底对王珂怀着什么样的感情,陆缜到最后也没有开口问,人已经不在了,再追问这些事情也没有意义了。

    而另一个人的出现,却让他乃至是王珺等人更加惊讶。

    穆兰也赶来祭奠王珂,这确实让很多人意想不到,不过人来了到底是一番心意,陈凯莉还是帮着接待了她。

    她一身黑衣,还戴着一副墨镜,全身上下都武装的严严实实的,一直到王珂的灵前才摘下了墨镜,她一个人在那里站了许久,以至于一直低着头的王珺都忍不住侧目了。

    见到穆兰发红的眼角之后,她有些怔忡,而穆兰也测过脸看着她,目光闪烁,王珺动了动嘴唇,穆兰却先一步开口:“我……”

    王珺眨了一下眼,不明所以,穆兰看着她,忽然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合适的场合,便改了口:“请节哀。”

    王珺点了点头:“谢谢你。”

    “之后……有时间吗?”又沉默了一会儿,穆兰迟疑着开口,王珺有些惊讶地看着她,穆兰拢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我有些事情……”

    “穆小姐。”陆缜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二女都转过头看着他,他站在王珺身后,冲着穆兰点点头:“远道而来,辛苦了。”

    穆兰神色黯然地摇摇头:“没什么,他也是我的朋友……我想送送他。”

    陆缜虽然不清楚王珂什么时候与这位穆兰小姐关系这么好了,不过那家伙本来就是个老好人,也没什么稀奇的,而看她刚刚的神情,似乎……

    他正想的出神,不远处却传来一阵喧哗,他与王珺一齐转头望去,发现是入口处有人在吵闹。

    “是堂婶。”王珺皱起眉,她口中的堂婶也就是徐芳似乎是想进来,但却被保安拦下了。

    “我去看看。”陆缜也心知这个妇人肯定是来者不善,正打算去应付一番却听到王珺说:“我去吧,我倒是想听听她还想怎么样。”

    她的声音有些冷,陆缜原想阻止她,但瞥见一边发呆的穆兰却又改变了主意:“那好吧,记得不要当众跟她起冲突。”

    王珺点点头然后就走了,陆缜这才转头望向穆兰,眼神游移不定,穆兰被他一看有些不自然:“怎么?”

    “你有话想说吧?”他忽然问道,“那就跟我说吧。”

    穆兰双肩一震,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接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王珂他……”

    等到王珺神色冷淡地回来的时候,穆兰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陆缜飞快地看了一眼去而复返的王珺,然后对穆兰说道:“这话你不要再对第二个人说,包括他妹妹。”

    穆兰也扫了一眼王珺,而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陆缜的表情极为复杂,一瞬之间眼中变换了好几种情绪,最后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谢谢你把这些告诉我。”

    穆兰摇摇头,见王珺已经接近,她便不再说话。

    陆缜也调整情绪,尽量做到表情如常,才问王珺:“怎么样?”

    “还是钱的事。”王珺的声音很平淡,甚至连怒意都感觉不到,只有全然的冷漠。

    “那……”

    “我没有答应她。”王珺漠然道,“一分钱也不给。”

    陆缜对此也没有意见,不过他转过头去看依旧站在场外满脸愤恨的徐芳的时候,后者注意到他的目光,忽然露出了一个冷笑。

    这让陆缜的心中猛地一跳,定睛再看,徐芳却已经离开了。

    “那女人……”惊疑不定的感觉愈发强烈,但他也不确定,想找到那女人问,却又害怕误打误撞反而暴露了王珂的秘密。

    陆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而看看眼前的王珺,又想到死去的故友,他只觉得肩上的负担沉重无比。

    而穆兰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被一个人叫住:“穆兰?你也来了。”

    穆兰停下来静静地看着他:“林亦之。”

    林亦之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穆兰,毕竟他印象里,穆兰跟王珂他们似乎并不对付,却不曾想她会千里迢迢来参加王珂的葬礼。

    而穆兰对于这个人心情自然也是复杂,二人无声对视片刻,林亦之叹了口气:“我送你一程吧。”

    穆兰并不想和他再有纠葛,站在那里没吭声,而林亦之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忽然一脸痛苦地捂着腹部,穆兰吓了一跳,因为他的面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你……你怎么了?”她来不及想太多,走过去扶住了他,林亦之根本说不出话来,而她才想起来,他好像有着很严重的胃病。

    “我先送你去医院!”穆兰当机立断,看样子林亦之的病情不轻,不能耽搁。

    原本是林说要送她一程,最后却变成是她带着他去了医院,而在一番检查之后,林亦之和穆兰发现医生的神情有些沉重。

    “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穆兰有些不知所措,林亦之却有了些预感,毕竟他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

    恐怕这一次……真的不好了。他闭了闭眼,口腔中苦涩蔓延。

    原本在忙王珂后事已经焦头烂额的陆缜,却在不多时便了解了当初公司扔下的那句“你会后悔的”是什么意思。

    rca公司忽然发生一份声明,声称本公司的乐队iaisland已经录制完成的新专辑中一半曲目,统共六首新歌的音源全部因为不明原因被泄露,已经全部传到了互联网上,被大量的用户下载试听。

    对于此次新专辑的歌曲遭到提前泄露,唱片公司表示出极大的愤怒,rca的新闻发言人称这是一种盗窃行为,并表示公司已经报警,要让泄露者受到法律的惩罚。

    王珺在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又恍惚了起来,如果哥哥还活着的话,不知道会多受打击。

    那些,全部都是他们的心血啊。

    而陆缜,王珺在他脸上看到了难以形容的表情,这让她有点心慌,但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放心吧,我没事。”他甚至主动温言安慰她,这却让王珺更加不安。

    陆缜去找了陈凯莉,开门见山地问道:“音源泄露,是意外?”

    陈凯莉面色一滞:“你……为什么这么问?”

    陆缜见了她的脸色,心中已经有底,他之前就怀疑了,他严肃地反问道:“你知道什么?”

    陈凯莉这才发现自己被他诓了,她先是窘迫,随即又颓然一叹:“我不知道……他们没有告诉过我。”

    陆缜的目光移到别处去,淡淡地来了一句:“原来你不知道。”

    陈凯莉一愣,随即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吗?”

    “我只想知道,”陆缜摇摇头,“你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陈凯莉面色一黯:“我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要做什么?”

    陈凯莉知道他说的‘他们’指的是公司,她摇摇头:“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管理层的人对新专辑的风格并不满意,他们试图说服你们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做,但说服没有成功。他们本来就不打算用那六首歌,后来王珂出了事,也许就有了别的主意……”

    “主意?”陆缜笑起来,“要我离开的主意?”

    他的语气让陈凯莉很难受:“不是这样的……”她顿了一下又说:“我叔叔告诉我,他们并不打算让你离开。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新专辑的作曲和编曲都会交给别人。”她深吸一口气,“他当时跟我这样说,我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现在王珂不在了……”

    “这个计划,真的是在他去世之后才开始的吗?”陆缜问道,“还是说,他们一早就已经找了别人来写五专的歌,所以泄露事件之后,我一回去,他们就已经准备好了另一张歌单。”

    陈凯莉面色一白,然后找出手机:“你等一下,我去问问。”

    陈凯莉的叔叔的rca的高层,她很快打电话过去问,一开始对方并不承认,她追问几遍之后,她叔叔终于松口了,说的确是一开始就就找了别的音乐人准备了另一张歌单。

    “也就是说,”陈凯莉出离的愤怒,“一开始就没打算用陆缜写的曲子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