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8 理想挺随殷家的根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时候护士长和身后几个护士也出来,拉住殷斐的轮椅:“对不起殷先生,我们大嘴巴了,中饭吃过了没事瞎说话,其实也是为您可惜,您太太,那么贤惠,肯定忠贞不二啊。您不知道在您昏迷的时候她三天三夜不合眼在ICU那坐着等。这样的太太我还第一次见呢。”

    护士长明显讨好的语气。

    殷斐桀骜的目光看向身后,一排娘子军神色戚戚的等着自己吐口原谅。

    忽然一阵苦笑,自己这是和一群老娘们叫什么劲儿呢,冷着脸,推动轮椅回病房。

    一股气却没撒出来,给胭脂留着。

    人就是这样,越是亲近的人越容易迁怒。

    此刻殷斐一句一句刺儿一样的话,好在胭脂已经有了准备。

    殷斐阴郁的盯着她,就像小孩要听大人的一句肯定。

    胭脂和他对视了半天,互瞪了半天,明白了,柔和下脸色和语气:“老公你别多心了,怎么会残疾呢,现在医疗这么发达——”

    殷斐扔开她的手腕,颓废的靠在*头盯着自己层层绑住的腿:“再发达能把残疾人变正常吗,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能拖累你。”

    阴阳怪气的口吻,又要点烟。

    胭脂简直被这个忽然化身的磨人精给气笑了。

    看来这家伙确实还是受刺激了,产生了心理阴影。

    只好采取怀柔政策,以柔克刚,小手绵绵的搂住他的脖颈,仰头看着他阴鸷的小眼神:“我老公一向英明伟大霸气侧漏的就这点儿事就伤自尊了?你还会说俗话了,那俗话还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了个瘸子是不是自己也要瘸你才自信?”

    “胡说八道。”殷斐推开她,自觉的把烟放回烟盒,脸色却还是阴鸷的很。

    胭脂却有点轻松,至少这层窗户纸是捅破了,接下来可以和他说做复建的事情。

    但是从本意上来说,胭脂自己也不能接受呀殷斐会残疾的事实。

    他那么强势,也虚荣的一个人,要真是从此就做轮椅,不可想象。

    殷孝正那边已经在联系国外的专家,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安排。

    好不容易答对完殷斐,哄着他睡了午觉,胭脂电话响起来。

    是金入正,开口就问:“孙警官是谁?”

    胭脂一愣,她不知道。这些事可能殷斐更清楚。

    “怎么了?”

    “刚刚来个男人说是孙警官,本来情绪刚好的沈曦见到他,情绪又崩溃了。奇葩的是这个孙警官却说他有办法,执意不走,说要负责,把我说服走了。”

    “那你?”胭脂也是懵了,现在做好人好事的还这么多了。

    “我在医院门口徘徊呢,这不给你打电话问问。”

    “可是具体情况,我只能等殷斐醒了问问他了。那天的事情我也是听警局说的一知半解。”

    “好吧,我等你电话。”

    “好,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胭脂收线回身放手机马上就愣了。殷斐正冷冷的瞅着她。

    “解释。”

    生硬的扔下一句话。

    “解释什么呀,是金入正。对了,孙警官是谁,为什么去看沈曦还说有件事要对她负责?”

    殷斐粗眉毛皱起来。漂亮的手指控制着力度捏她的脸:“金入正?他来做什么?你们怎么认识?你和他有什么交集?”

    “这——”解释起来话就多了。

    “金入正是我在巴黎找金婉柔确认身世的时候认识的。”

    “恩,还有呢?”

    殷斐眼了明显冒火,他不知道自己失忆的时候这傻女人不但和林可思扯不清,又冒出来个金入正,自然他是相信老婆的,但是他可不相信那些男人。

    尤其巴黎回来之前和金入正告别时,金入正那眼神,殷斐心里一直有疙瘩,原来出处在这。

    胭脂被殷斐审视的眼神弄得十分不悦。

    但是看见他的腿高高的架在吊架上。

    忍了忍,耐心道:“金入正和沈曦是儿时的朋友,这不相认了嘛,可惜沈曦意识不清,我也是希望金入正的出现对沈曦的病情能有帮助呢。老公,孙警官是谁啊?”

    殷斐放开手,没好气的瞥她一眼:”和你一样以为能拯救世界的人。”

    我?我没想拯救世界啊。胭脂被殷斐弄的哭笑不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