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决局(全剧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就在邱莎莎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院子中间找了找到清风道长之前经常坐的那张藤椅坐了下来。

    我一个人坐在藤椅上面,仰头看着夜空,心里面却又想到我和如霜牵着手一再坐在草地上看星星的场景……

    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以前如霜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终究的终究,我还是和如霜分开了,再也不会有一个痴情的女子傻傻地等待我千年之久。

    再也不会有了……

    一个人的时候,我总喜欢静静的想着事情,我突然想到了道家的五弊三缺,我知道自己三缺“钱命权”缺其二缺是命和权,因为我并不缺钱,在银行卡里面还有几十万一直没有动,权利我一辈子都不会有,我也不想有,而且因为和如霜接吻以及动用禁术,我折阳寿多达数十年!

    只不过那“鳏、寡、孤、独、残。”五弊之中,我因为缺鳏和残,因为之前我的双手有过一劫,正是因为清风道长用他的命为代价,保住了我这双手。

    看来我若是命中真的犯鳏和残的话,如霜的离去,已然是天定,即便是她不死,恐怕我们也不会在一起。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的猜测,这道家的五弊三缺之命理,或许只有到死才能彻底清楚。

    而且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弄清楚,那相田还有日本降头师幕后的黑手究竟是红烟,还是那人头蝎尾的怪物?

    就在我低头沉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青竹观外面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好像有人正朝着这里走来。

    还没等我从藤椅上面站起来,一声佛号从青竹观的大门外传了进来:

    “阿弥陀佛。”是静无大师。

    听到静无大师的声音后,我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观门,静无大师手中拿着一串佛珠正站在观门前面,看着我微微笑着,在他身旁,则是站着那个身穿太极练功服的女人。

    “静无大师,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我看着静无大师开口问道。

    静无大师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进了院子。

    我把观门关上,跟在静无大师和那个女人身后,同他们走到了青竹观的院子中间。

    静无大师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左施主,你现在心里面是否难过?”

    “大师,我若是说不难过,你信吗?”我说道。

    静无大师摇了摇头道:

    “自然是不信的,你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你的内心。”

    我苦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而是把一旁的藤椅拿了过来,让静无大师坐下。静无大师并没有坐下去。而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却看着我问道:

    “左十三,我问你,你后悔遇到如霜吗?”

    “不后悔,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想都没想摇头说道。

    “哦?那你是否遗憾如霜她已经不再人世间了?”她继续对我问道。

    我长吐出一口气道:

    “遗憾,也不遗憾。”

    “为何会有不遗憾的地方?”她看着我有些不明白问道。

    听到这个女子的话后,我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夜空之上漫天的星辰说道:

    “因为我遇见过她,被她爱过,也爱过她,我想,这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已经足够回忆了……”

    她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对我说道:

    “十三,你真的很幸运,有个女孩儿,愿意为了你付出全部。”

    “什么意思?”我看着那女子问道。

    她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静无大师站在一旁许久都没有说话。

    我们三人站在一起,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终于静无大师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万发缘生,皆系缘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道。”

    听到静无大师的话后,我忙朝他看了过去,开口问道:

    “大师,若是这天道不公呢?!”

    静无大师轻念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善恶虽有报,天道却无边。”

    我沉默了,静无大师它说的的确很对,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它没有仁爱,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任凭万物自生自灭。天地之间,岂不像个风箱一样吗?它空虚而不枯竭,越鼓动风就越多,生生不息。

    “左施主,有些事情你总会出乎你的意料,而且这天道也总会给人奇迹和惊喜。”静无大师看着我说道。

    我不解,问道:

    “静无大师,你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静无大师看着我笑而不语,然后转身,和那个女子一同朝着青竹观门外走了出去。

    见此,我忙开口喊道:

    “两位前辈,我若是想拜访你们,应去何处?”

    静无大师高声道了一声佛号,并没有回答我,而那个女子却只给我留下了一句话:

    “有缘自会再相见。”

    静无大师与那女子走了之后,又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青竹观里面,我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如霜,回到屋子里面盘腿修炼起了阳气。

    虽然现在红烟和那人头蝎尾怪已死,但修炼依旧不能放下,谁知道会不会在某一天,出现第二个“红烟”,所以我想尽快领悟“无极真气”的最后一式,只有这样才能面对任何突发情况,做到未雨绸缪。

    关于胖子,我决定以后得看着他让他抓紧时间继续学习画符,他画符的路才刚刚开始走,我想在以后他那画符的本事,肯定能帮我的大忙。

    ……

    一夜无事,等到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在院子里面洗漱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车声。

    接着胖子那大嗓门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师兄,你在不在?开门,我来了!!”

    听到胖子的声音后,我忙走过去,帮他打开观门。

    在青竹观的大门外,来的人却不止胖子一个,还有赵曼、刀疤脸,斗笠男清幽,以及我师伯陆真人。

    “你们都来了?”我看着站在大门外的众人问道。

    “对,我们都来了,十三,你自己一个人躲在这里干什么?”陆真人看着我问道。

    “没有,我在这里住习惯了。”我说道。

    “行了陆语,先别说了,十三,你跟我们一起去镇上吃个饭,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也应该一起吃个饭。”清幽此时并没有带斗笠,他那副冷酷又极为英俊的面孔,杀伤力的确很大,难怪他要一直带个斗笠,要是不带的话,指不定路上碰到哪个花痴女,就给扑上来了。

    “行,我去带上虎子。”我说着便走回到院中,把‘小虎子’给抱了出来。

    “虎子?我说师兄,你这小狗从哪买的?看起来挺精神的啊。”胖子看到‘小虎子’后对问道。

    “路边捡的,走吃饭。”我说着便跟着众人一同上了赵曼和胖子俩人的车上。

    我们一行六人在临近的镇子上一起吃过饭后,刀疤脸便接到了一个电话,带着赵曼当先离去。

    接着陆真人和清幽他们也一同准备回龙虎宗。

    送走他们走后,此时只剩下了我和胖子,以及那个撑的肚子跟怀孕一样的‘小虎子’。

    “我说师兄,咱接下来干啥去。”胖子打了个嗝,看着我问道。

    “先带我去一趟狗市,买条哈士奇带回道观。”我说道。

    胖子一愣,有些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