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5章 养寇自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乌巩正在指挥部下布防,没有注意到城下射来的箭,他身边的亲卫也被头顶的巨型风筝吸引住了心神,忘了警戒。八枝羽箭呼啸而至,两名站在乌巩面前的亲卫同时中箭,惨叫着摔倒在地。

    听到惨叫声,乌巩转头一看,看到几枝羽箭飞来,不禁心中一凛,升起一丝不祥。

    要塞里有叛徒!

    情况很显然,梁啸等人还在要塞下面,根本看不到他,不可能同时向他射出这么多箭。有条件这么做的人只有城墙上面的人,只有城墙上面的人才能看到他,才能确认他的位置。

    不怕强敌,就怕内奸,看这几枝箭的情形,恐怕还不止一两个人。

    乌巩怒不可遏,鹰隼般的目光扫向城墙上的弓箭手,同时举起了手,准备一旦发现目标就喝令亲卫上前斩杀,控制局势。情况紧急,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可是,他举起的手愣在了半空中,涌到嘴边的命令也迟迟没有出口。目力所及之处,城墙上的弓箭手都引弓待发,箭头指向空中,没有一个人看向他这边。

    究竟是谁?

    就在乌巩紧张地搜寻叛徒的时候,梁啸射出的箭飞至,又有一个亲卫中箭倒地,乌巩也中了一箭,正中肩膀。箭上的余劲带得他立足不稳,向后踉跄了两步,直到靠在石墙上才停住。

    就在乌巩的眼前,三四枝箭射中石墙,火星四溅。

    乌巩突然心中一凛,他拔出肩膀的箭,盯着血淋淋的箭头,倒吸一口冷气。

    箭头打磨精致,锋利无比,散发着一种凌厉的美。

    这不是乌孙人的箭,乌孙人造不出这么好的箭,这是汉人才有的箭。

    汉人上了城?乌巩脑子嗡的一声,腿一软,单腿跪倒在地。膝盖撞在地上,痛彻心肺,可是乌巩却没感觉到。战斗还不到半个时辰,汉人就上了城,要塞还能守得住吗?

    他们是怎么上来的,又在哪里?乌巩抬起头,焦急地四处张望。

    没有,一个汉人的影子都没有。

    虽然北风吹得正紧,像小刀一样割着他的脸,乌巩的额头还是沁出了豆大的汗珠。他脸色苍白,心跳如鼓,凉气一阵阵的涌上后脑,让他遍体生寒。

    山坡上,梁啸微微蹙眉。他射出了八枝箭,隐约听到了几声惨叫,却不知道射中乌巩没有。乌巩的声音没有了,他是死了,还是躲起来了?

    他扣着箭,放慢呼吸,凝神倾听。

    趁着乌巩在城头寻找汉军的时候,庞硕三人抓住了战机,互相做了一个手势,一声大喝,左手拽住绳子,右手拉开了腰间的绳索,开始索降。

    按照事先演练好的,在离地面还有十步左右时,他们扔下了一个藏有大量草木灰的牛尿脬。牛尿脬落地,炸开,里面的草木灰四处飞扬,遮住了乌孙人的视线。

    虽然草木灰迅速被城头的风吹散,但这已经足够庞硕等人落地。眨眼之间,三人如神兵天降,落到地面。脚一沾地面,他们立刻松掉了绳索,挥起长刀,如虎入羊群,杀入乌孙人群中。

    长刀飞舞,刀光霍霍,乌孙人惨叫连连,片刻间就有数人被斩杀,溃不成军。

    “布阵!布阵!”庞硕一边挥刀砍杀,一边大喊。

    “大虎,老牛,快过来!快过来!”柳青连声叫道。

    庞硕一看,柳青单手舞刀,另一手撑在地上,努力了几次也没能站起来,看样子是摔断了腿。他不敢怠慢,立刻喝道:“老牛,向我靠拢,向我靠拢。”说着,拔步向柳青奔去。

    老牛大叫道:“来了,来了。”一边说,一边挥刀砍杀,向庞硕、柳青靠了过来。乌孙人惊魂未定,被他们砍得鬼哭狼嚎,根本不敢上前阻挡。

    三人靠在一起,老牛挥舞长刀,拦在前面,庞硕拉起柳青,问道:“怎么样?”

    “左腿好像断了,不碍事。”柳青拄着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老牛,你和大虎去开门。我不碍事。”

    “能行吗?”

    “没事!”柳青双手握刀,用力一振,长刀嗡嗡作响。“不就是断了一条腿嘛,老子就是一只手也能杀光这些胡狗。”

    “好!”庞硕应了一声:“老牛,跟我来!”说完,舞起长刀,向城下杀去。

    乌孙人愣了片刻,这才如梦初醒,齐声怒吼,向庞硕等人杀了过来。庞硕、老牛互相掩护,将长刀舞得像风车一般,势如破竹的向城下杀去。柳青不甘示弱,背靠城墙,双手舞刀,接连斩杀两名冲上来的乌孙士卒。

    看着同伴被对手一斩两段,横尸当场,血流满地,乌孙人吓得面无人色。这是什么刀,怎么会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城上城下,乱成一团,乌巩被亲卫叫醒,环顾四周,只看到了倚墙力战的柳青,却看不到其他两人,又听到城下的喊杀声,这才意识到情况危急。他看了一眼柳青,心猛地一沉。柳青身前躺着至少五具尸体,剩下的人虽然围着他,大声喊叫,却没人敢上前接战,显然是被柳青杀怕了。

    乌巩大怒,喝令亲卫上前接战,斩杀柳青。

    两个亲卫提刀上前,杀气腾腾。

    柳青冷笑一声,双手持刀,运足了腰力,长刀斜劈而下。左边的亲卫左手举盾招架,右手举刀,从盾牌下悄无声息的捅了出去。刀尖还没碰到柳青的腹甲,柳青的长刀已经呼啸而下,一刀将盾牌劈为两片,又砍断了亲卫的脖子。亲卫痛得惨叫一声,向右便倒。右边的亲卫受阻,脚步一滞,柳青顺势将长刀向前一捅,正中他的咽喉。

    一刀两命。

    乌巩目瞪口呆。他这才发现之前倒地的五个士卒死状极惨,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断了腿,几乎全是致命伤,而且都是一刀毙命,还有两面破碎的盾牌,一柄被截断的长矛,断口整齐,显然是被人一刀砍断。

    乌巩再次看向柳青,头皮一阵阵发麻。

    一个断了一条腿的甲士就有这样的战斗力,另外两个人又将是如何的无敌?要塞里的士卒大部分都在城上,城下只有几个操作滚木擂石的人,他们能挡得住这两个如狼似虎的对手吗?

    回答乌巩的是几声惨叫,紧接着,要塞的大门被人推开,发出吱呀的尖响。

    要塞被攻破了!

    乌巩脑子里一片空白。片刻之后,他如梦初醒,发出绝望的狂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