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五十二章 大结局下(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红毛这个小家伙,还是有几分神通的,周佳瑶信任它!

    周佳瑶切断了和红毛的联系。

    暗中有很多人?她竟然一个也没感受到。她以为她的感官已经很敏锐了,但实际上跟红毛比起来,还是很渣。

    那些人在监视她吗?为什么!

    周佳瑶有些想不通,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按照红毛说的做,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她就不信,那些要暗害她的人会不出手。

    想到这儿,周佳瑶干脆睁开了眼睛,想了想,跑到木板床上抱着被子睡觉去了。为了进宫,她折腾半天,早就累了。又被人当成凶手抓了起来,实在是困得够呛啊!

    睡吧!

    有什么事,等她睡醒了再说,反正她不着急。

    周佳瑶这一觉睡得特别香,还异常踏实!

    跟她比起来,某人却是烦躁的多。

    云霆霄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把瑶瑶抓起来了!他见不到皇上,见不到周家人,甚至连探监都不被允许!

    所有人,都已经被管控起来了,皇上到底要干什么?

    云霆霄疲惫的揉了揉眉头,云曜和云曦虽然没有哭闹着要娘亲,可是两个孩子的小脸上写满的担忧,见了他总是要问娘亲什么时候回来。每天吃饭也吃的不香,平时的活泼劲儿都不见了。

    下人们虽然没有人敢议论这个事,但是私底下怕是也少不得讲几句。家里也要整肃一番了,若是这个时候出了乱子,不好善后啊!而且性质也不一样了。

    云霆霄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青风走了进来,拱手行礼:“爷?”

    “门外的禁军还在?”

    “是!三班换岗,来往人员盘查得比较厉害!”

    “你们还是出不去?”

    “属下还在想办法!”连卖菜的蒌子也要翻半天,想要在禁军眼皮子底下逃出去,太不容易了。

    深夜,一张书案后面,一个身穿明黄色绣五爪金龙的男人,正在拿着一张小小的纸看着什么。

    睡觉?

    微微上扬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惊愕之色,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能睡着!?

    云霆霄一夜没睡,他把自己和周佳瑶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都回忆了一遍,每件事,每个细节都不肯放过。

    在他面前,放着一张大大的宣纸,上面勾勾划划的写了一些别人看不懂的东西,有的是地名,有的是吃食的名字,还有些看着像是人名。这些名字被线条,圆圈联系在一起,看起来杂乱无章。

    云霆霄放下笔,把他画的图纸起来,一双鹰目不停地在上面搜索着什么!突然,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某一处,眉毛也紧紧的皱了起来。

    与此同时,周府。

    周翼虎猛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双目紧紧的盯着一个地方,双手握拳放在身侧。他的呼吸有些沉重,片刻后,轻喃道:“我明白了……”

    周佳瑶睡了一觉后,似乎也想明白了!

    从她入宫,到皇后离开,再到李浩过来,直到最后她被抓,这一切,都不是一个小小的昭妃能够做到的!她或许也在这段陷害自己的计策中出了力,但绝不是主谋!

    是皇后吗?

    她怕是,没有这个能力!

    除此之外,也就只有一个人能够办到此事了。

    她出事以后,云霆霄不可能什么风声都没听到!还有周家,她三哥可是尚主做了附人附马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到消息?

    他们一定知道自己是被陷害的,一定四处走动,拖关系想要见她一面。可是她却没有见到任何人,没有听到任何消息!

    这说明了什么?

    周佳瑶抬起头,眼中的光芒有些夺目骇人!

    真的是那个人的话,事情就有些不太好办啊!

    周佳瑶按照自己的推测,把事情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片刻后,她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敌不动,我不动!

    现在他们比较的,就是看谁能够沉得住气。

    周佳瑶硬生生的饿了两天!

    没有人给她送吃的,没有人给她送喝的,也没有人来。

    墙角那个马桶,她用了两次了,可是根本没有人过来更换。现在窄小的牢房之中,难免有些不好闻的气味,这种环境,这种心理上的恐惧和身体上的疲惫感,都会让人的意志力变弱!人的精神一旦崩溃,很多事情也就变得容易了。

    这是敌人的攻心之策。

    周佳瑶这会儿很虚弱,她的仙府小筑之中,明明有很多好吃的,好喝的,可是她却不能享用!

    她必须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出来,让别人看到,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不喝水,不吃饭也会死掉。

    她的脸色不太好,唇也起皮了,这种情况下,一般的女眷早就吓坏了,又哭又闹,可是周佳瑶却很镇定。

    如果她必须有与众不同的一面,那么就应该是她的心志!而非别的。

    就在周佳瑶觉得虚弱万分,已经有些摇摇欲坠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很轻的脚步声!

    周佳瑶耳目过人,早就听到了,况且红毛也提醒过她了。

    可是她假装没有听到,一个两天两夜没吃饭的人,应该是虚弱的。

    等那人走到自己面前时,周佳瑶才猛然朝他看过去,像是刚刚发现他似的。

    那是一个容貌普通的人,穿着牢头的衣裳,手里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了一个酒壶,一个酒杯。

    周佳瑶一直很安静,此刻却歇斯底里起来,“我没罪,昭妃冤枉我,我没有做害皇后娘娘的事!”她的声音嘶哑,眼神带着几分痛苦,看起来十分真实。

    这牢头端的,只是普通的水,但是容易让人误会里面放的是毒酒。

    牢头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就走了。

    周佳瑶连滚带爬的跑到牢房边上,冲他的背景喊,“你别走,你回来,我是被冤枉的!”

    那牢头走了以后,周佳瑶就呆坐在床上,喃喃自语,好像一直在说同样的话,“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害皇后。”

    那瓶水,却被她打翻了!

    一个害怕被毒死的人,打翻了牢头送来的毒酒,多正常的反应啊!

    金碧辉煌的寝殿之中,一名男子穿着寝衣,负手而立站在床榻前。不多时,有内侍送来一个密封的折子。

    男人拆开一看,眉毛皱得更紧了。

    他闭上眼睛想了片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