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0,有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哈,看来不管怎么说,你都吃定我了。难道你不怕我现在知道了真相,非要和你死拧吗?”

    “我了解我喜欢的女人,知道你不会。”他以万分肯定的口气道。

    她闻言,马上明白,这个男人还真把她看得透透的,虽说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是一场骗局,可到了后来,打算心甘情愿地嫁给他,是她从内心做出的选择,无关乎做出这种选择的方式是什么。

    对她这种很理智的人,不会特意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而人为地制造一些障碍,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才肆无忌惮。

    但她觉得,也不能这么就轻易地放过这个男人,怎么也要敲打一番,于是当即佯装道:“那也说不上,我现在就拧给你看。”话音刚落,她就打算将自己的面部表情切换到冷若冰霜模式。

    给他点脸色看看,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打算脱离他的掌控。

    “别乱动,小心伤着你肚子里的孩子,他可是我努力爱你的见证。”就在她打算用他的怀中站起来,打算冷战几天表示抗议时,他用不容她反抗的力道重新将她钳制在怀中,并柔声道。

    她闻言一愣,仔细算了下时间好像距离上次大姨妈来,真的过去了一个月,她的身体调养的还可以,这个来时,一般至多错后一两天,可这次都错后七八天了。

    难道她真的怀上了,一时之间,她也顾不上刚才打算跟这男人冷战了。

    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还很平坦的小腹,随后,又抬头以一种了然的语气道:“你会把脉?”

    她记得前天晚上睡觉时,他曾经有几分钟手是抓着她的手腕的。

    当他放下她的手腕时,他只是搂了她睡觉,却没有像往常激情喷发地进行运动。

    当时,她分明感觉到,他整个身体传递出来的信号,都是想要想要,最后却没有继续。

    他们夫妻之间的运动关系一向是很和谐的,而且,相互配合经过一段磨合期,现在已经能达到水一乳一交一融的地步了。

    在这一点上,自从结婚之后,他从来都不委屈自己,所以,对他开始约束自己的*,她当时心中就觉得有些反常。

    现在看来,他分明已经探知她极有可能怀孕了,但因为月份浅,还不能完全确定,自然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

    但可恶的是,这男人心思深沉,竟然一点端倪都没露出来。

    一时之间,她有些心绪复杂,作为一个父母亲缘淡薄的人,养父的存在虽说填补了她心中关于父亲这个角色的种种幻想,可她的母亲到现在为止,都是一个谜。

    但不管怎么说,她的母亲生下她和妹妹两人,却没有尽到一个母亲抚养的责任,她们姐妹的母爱缺失,是一种怎么也根除不了的缺憾。

    可现在当她自己极有可能有了孩子之后,她首先不是成为母亲的欣喜感,而是问自己,你真的能当好一个母亲吗?

    因为没有母亲为她做过人生榜样,她也没有参考的对象,对她来说,母亲这个角色的到来,需要她重新去学习一些东西。

    “当然,中医是一门很神奇的科学。”他重新将她的身子揽入怀中,嗅了嗅她身上的清香,仿佛拥着整个世界一般。

    关于孩子,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学科。

    “不过,为了确认一下,我们现在要做就是跑一趟医院,亲自做个检查。”虽说他通过把脉,觉得她现在的身体应该很健康,肚子里的孩子也应该很健康。

    可做个全身检查,也是必要的。

    而他更要从现在开始起,为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做准备。

    到了医院之后,他们并没有使用特权,而是像寻常夫妻一样,排队做身体检查。

    看着等待在走廊中的一对对年轻夫妻,许多人脸上都带着柔和的笑容,叶红鱼终于觉得自己的心情没有那么躁动不安了。

    她大概也明白,自己的潜意识中,其实对怀孕生孩子这件事带有某种轻微的抗拒心理,所以,这几天,心情才有些躁动不安。

    她这种拥有医学常识的人,自然知道,大姨妈推迟几天,可能会发生的后果,但因为她脑中潜意识中存在的排拒心理,才让拒绝去思考怀孕的可能性。

    其实,她这种心理就是一种典型的掩耳盗铃。

    当她现在在医院中看到那么多年轻的父母脸上真心的笑容后,突然之间,心结就打开了一半,毕竟,世界上大多数父母还是很期盼自己血脉的延续,情感的延续。

    作为心理学家,她自然知道,孩子对一些家庭来说,是维持夫妻感情最好的纽带,只要降临在爱与关怀中的孩子,出生都是被祝福的。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